我妻薄情_第17章 尽心意揭秘、算数、不忍心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第17章 尽心意揭秘、算数、不忍心 (第1/3页)

  程丹若是来查诊的,没想到撞见了古人的几何算数。

  刚巧晏鸿之更衣,梦觉大师念经,她就踱步过去瞧了一眼,顿时看住了。

  没想到古人算几何题这么好玩,把不规则的几何扩充六倍再计算。但等到她自己心里用方程算了一遍,发现最后得出的公式确实如此。

  厉害了。

  “程大夫也学过算术?”谢玄英顾不得男女之防,讶然出声。

  自心学盛起,女子读书不再是稀罕事,高门大户的人家都会叫女儿习女四书。再开明些的人家,也教两句诗书,以彰才学,今后若能与夫君琴瑟和谐,不失为佳话。

  然则,以程丹若的出身,略识些字便是十分难得。即便商户之家,也是学习方田粟米的算法,少有牵扯到水利的。

  不独是他,连晏鸿之都不禁『露』出好奇之『色』。

  程丹若一时踟蹰。

  她没在古代学过数学,对于当下的数学水平拿捏不准,不知道他们是因为女人懂数学诧异,还是水平太高而惊讶,谨慎道:“略会一些。”

  谢玄英抿唇,别开目光。

  “那才好不过。”梦觉大师不动声『色』,将修堤之事说了,“姑娘可愿助敝寺一臂之力?”

  且不说长江水患,遭难的是所有人,她亦在其中。即便远在天边,能为此尽一份心力,也不该推辞。

  程丹若点头:“若大师不嫌弃,我愿一试。”

  桌上仅有一个算筹,谢玄英迟疑片时,借着整理砚台,假装不经意地推过去。

  但程丹若并不会用这个。

  她翻阅《河防通议》,发现古人在水利上已经积累了许多经验,修河堤要用什么木头,用几条,扎缝草几束,线道板几片,竹索几条,全都写得明明白白。

  古人真了不起。

  她惊叹着,原以为遗忘的公式和方程逐渐浮上脑海。

  『毛』笔写数字并不顺手,墨迹团团晕染。

  梦觉大师道:“施主用的是身毒的写法。”

  程丹若一怔,旋即想起阿拉伯数字源于印度,梦觉大师钻研佛经,认识这个并不稀奇,便笑道:“是,我学的不是常见的算术。”

  “似是源自西洋。”晏鸿之道,“近年来,常有西洋之作传于国内,据说颇有可取之处,只是文字不通,读来辛苦。”

  程丹若神『色』微动。

  看得出来,这位老先生地位非同一般,既与主持相交,又有顾家表亲做弟子,恐怕颇有来历。这样的人说一句话,抵得过普通人说一百句。

  “老先生真厉害。”她克制心绪,尽量自然交谈,“我学的确是西洋算法,若您想知道,等您好了,我可以同您说一说,只要您别嫌我愚笨。”

  记得没错的话,宋元是古代数学的巅峰,但到了元代以后,便慢慢落后了。更不要说,这位美人公子看起来像是很懂水利,假如能解决水患,不知道能救下多少人。

  机会难得,冒风险也值。

  而晏鸿之是随『性』之人,虽然虚弱得连走路都要人扶,但兴头上来,直接应下:“那再好不过,不知程姑娘能留几日?”

  程丹若一顿,倏然心涩。

  “我尽力而为。”她避开了这个问题,正『色』道,“请您放心。”

  她这么认真,晏鸿之反而有点惭愧。

  他只不过出于好奇,随口一说,人家却这般当回事地应下了,又想

  开阅小说官方APP下载:kyxsapp.com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