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妻薄情_第20章 难自立程姑娘不肯收诊金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第20章 难自立程姑娘不肯收诊金 (第1/3页)

  最后一日,程丹若只义诊半天,下午日头太毒,改而在禅房抄经。

  既然是祖母的冥寿,又来了佛寺,总得意思意思,抄点经文供上,也算是她一片心意。

  程丹若调整好心态,权作练字,慢慢打发了一个下午。

  傍晚时分,柏木趁郝妈妈外出提饭,悄悄塞给白芷三十两银子,说是诊金。但被白芷拒收了:“我家姑娘说过,此来是义诊,不收诊金。”

  柏木道:“程大夫劳苦多日,若是分文不收,如何过意得去?”

  白芷虽然不够聪慧,却足够听话,坚决不肯收下。

  柏木无法,只好回去复命。

  谢玄英并未强求。

  次日一早,他们用过早饭便启程返回。临行前,谢玄英将算好的修堤物料整理妥当,交给梦觉大师,并捐了一百五十两银子。

  柏木替自家公子道明关窍:“一百两是修堤所费,五十两是程大夫在寺中点长明灯的花费。”

  梦觉大师:“噢?”

  “程大夫不肯收诊金。”柏木解释。

  梦觉大师拨动佛珠,微笑:“知道了。”

  而后,于告别之际,意味深长地对晏鸿之说:“你收的弟子,倒颇有‘纯真’之风。”

  他这里的纯真,指的当然是纯真学派。

  晏鸿之不解其意,只当他赞美自己的学生,喜滋滋应下了。

  谢玄英也未曾察觉异常。从小到大,他赞誉不断,听得耳朵起茧子,礼节『性』地施礼辞别。

  马车轱辘走远,消失在天边。

  天『色』渐亮,午间时分,陈家的马车来了。

  当然,比起谢玄英准备的云头青缦马车,作为庶民的程丹若,只能坐黑油皂缦的平头马车。

  赶车的也不是马,是骡。

  好在程丹若和白芷的体重都不大,郝妈妈又病着不作妖,速度不算太慢,紧赶慢赶的,终于在天黑前回到了松江府。

  松快几日,又要进鸟笼子了。

  程丹若打起精神,第一件事就是去萱草堂拜见陈老太太。

  果不其然,一走多日,陈老太太已经有些不高兴,不冷不热地问:“回来了?”

  “请老太太安。”她福身下蹲,结结实实行满请安礼。

  陈老太太面『色』淡淡:“起来吧。”

  程丹若起身,十分明显地打量了一下她的脸『色』,而后松口气,面上『露』出喜『色』:“看到老太太气『色』颇佳,我也放心了。这几日在外头,没了您的看顾,我是吃也吃不好,睡也睡不香。”

  马屁拍得有点虚伪,可谁也不会戳穿她。

  陈老太太缓和了神『色』。

  程丹若赶紧奉上一串佛珠:“这是我请托寺中高僧开光诵经的菩提珠,祝佑老太太百病全消,延年益寿。”

  少有老人不『迷』信,更罕有老人不爱活得长的。

  陈老太太转怒为喜,枯瘦的手拍了拍她的手背,欣慰道:“有心了。”

  “丹娘能做的也就这些了。”程丹若垂首,不好意思道,“还盼您别嫌弃。”

  “你心里惦记着我这个老太婆,就够了。”陈老太太似有所指。

  程丹若霎时噤声,心里却很无奈。

  其实,陈老太太生病前,婆媳两人的关系并不算差。

  陈老太太寡『妇』带大两个儿子,『性』情刚毅,在后宅说一不二,黄夫人出身良好,贤惠孝顺,无子时

  开阅小说官方APP下载:kyxsapp.com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